sports188

  慕莎被他这样大惊小怪的样子弄得很是头疼,又有苦说不出。只好答应他乖乖的躺在床上让艾维照顾,可是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了,实在是难受的不行。

sports188

  慕莎有些自责自己这样吓他,於是主动搂著他的腰,在他耳边轻声安慰著:“切尔西,别担心,没事的,我已经好了,不会死的,你放心睡吧。不怕,不怕。”

  “不是的,切尔西……我难受……你快……停下……不要……啊啊啊……”慕莎不知道该怎麽跟他解释她的身体状况,又偏偏被他控的动不了,只好拼命的摇著头喊不要。

  於是把她更用力的搂进怀里,下身稍稍控制了点力道,低头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,道:“小东西,我还一次没出来呢,怎麽又想耍赖了?”

  @华文在线 .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华文在线立场无关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
  既然他不主动,那就由她主动点好了,慕莎红著脸,在他怀里不断的蹭著。小手也慢慢的在他胸口上画著圈。

  涂过药之後切尔西从身後抱著她,一直跟她说话,不让她睡觉,生怕她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,还不时掀开看看她的花穴还流不流血了。

  两人吃过晚饭後,切尔西就抱著她一起躺在床上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,切尔西告诉她今天出去打猎都看见了哪些猎物,又打了些什麽回来,什麽兽的肉好吃,什麽兽的肉又硬又涩。

  切尔西把今天的打到的猎物放到储藏室里,洗了手,三两步走到床边就掀开慕莎的衣服,查看她花穴的情况,慕莎羞得赶紧扯下衣服,挡著那里不让他看。

  慕莎对这些其实没多大的兴趣,听得她直打哈欠,很是奇怪他今天怎麽这麽多话,平日里一吃过晚饭,他就迫不及待的压著她使劲欺负,今天好像有些反常。

  艾维又坚决执行切尔西的命令,说什麽都不肯放她下床,既然没法下床,只好退而求其次做些在床上也能做的事情了,慕莎让艾维帮她找了根很细的兽骨,然後在一段钻了个小洞,另一端磨出一个尖头,做了个大号的针。

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慕莎又是一声尖叫,剧烈收缩著自己想把他的肉棒挤出去,快要来潮的身体特别敏感,经不起他这样强烈的刺激。

  慕莎感觉到她的脸上似乎被一个滚热的水珠砸了下,难道切尔西哭了,抬头想看看他,却被切尔西一只手蒙住了眼睛,另一只手就趁著她不再挣扎的空挡把药抹了进去。

  他有好些天没去打猎了,家里的存肉也都吃的差不多了,再不出去打猎他们就要饿肚子了。对慕莎千叮咛万嘱咐的,不准她下床,不准她乱动,又不放心的找了艾维来,让他负责照顾她,这才出去打猎了。

  艾维看她做的兽皮靴又柔软又暖和,也想跟著学,央著慕莎教她。慕莎虽然看著一个大男人拿著针缝缝补补的样子很是黑线,但也不藏私的很有耐心的教他做了一双出来。

  切尔西试图把她抱著他腰的小手拿开,可她抱的太紧,他又不敢太用力,怕伤了她,最後只好妥协的哄道:“慕莎,宝贝儿,你乖,快放开我,我要忍不住了。”

  “老婆,你听话,涂上就能止血了,你这样一直流血会死的,如果你死了,我怎麽办啊。都怪我,都怪我,竟然把你弄伤了。”切尔西说到最後声音都有些哽咽了。

  这下真的害怕了,赶紧抽出自己,把慕莎抱回床上,扒开她的花穴替她检查,穴口没有撕裂,那就是里面被他弄出血了。

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慕莎又是一声尖叫,剧烈收缩著自己想把他的肉棒挤出去,快要来潮的身体特别敏感,经不起他这样强烈的刺激。

  卡瑞达在慕莎肚子上隔著衣服按了按,又看了看她的眼底,至於流血的那里,切尔西是说什麽也不会让他看得。随後问了慕莎几个问题,例如这里疼不疼啊,感觉哪里疼啊,之类的。

  猜想他准时去找村里的医师卡瑞达了,那可就尴尬了,想起身去追他,可是自己下面还留著血,赶紧跑到浴室里,冲洗了下,然後穿上自制的裤头,再套上衣服。

  切尔西试图把她抱著他腰的小手拿开,可她抱的太紧,他又不敢太用力,怕伤了她,最後只好妥协的哄道:“慕莎,宝贝儿,你乖,快放开我,我要忍不住了。”

  切尔西试图把她抱著他腰的小手拿开,可她抱的太紧,他又不敢太用力,怕伤了她,最後只好妥协的哄道:“慕莎,宝贝儿,你乖,快放开我,我要忍不住了。”

  然後把那些兽皮拼拼凑凑的做了双兽皮靴出来,虽然不太美观但也勉强能穿,慕莎又突奇想,让艾维帮忙找了两块轻巧的木头来,想著等切尔西回来,借用他的指甲,在上面穿两个洞,做个木屐出来。

  好在慕莎的例假终於结束了,花穴里不再流出血来,切尔西这才放下心来,累的睡著了,不过就算睡著了,也睡得不安稳时不时就会惊醒,确定慕莎还安全的躺在身边,这才放下心来,重新闭上眼睛又睡了下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